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总裁,求你,别碰我。” “你说什么?” “我跟你讲,我真的真的想死。” “对不起”沈君无比委屈,说道:“你知道的我们在哪里吧。” “那我们怎么一起去的吧?” “在地下室。” 沈君想哭,自己也好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 毕竟现在说这些确实是不对。 可是沈君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,自己竟然会有这样一个男人。 而且还是一个男人。 就这样一个人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总裁。 “你要干什么?”总裁被绑在椅子上,他一脸懵逼。 “把这女人给我送走!”说完,他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。 “别!你放开我!” “放开我!” 说时迟那时快! 她扬起手,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脸上。。。 总裁捂着脸,一脸懵逼的看着她,“你干什么?” “还不快走!” 总裁: “......” 然后,她又拉着他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。